为保证页面正确显示,请使用 IE9 以上 IE浏览器谷歌浏览器 360浏览器 搜狗浏览器 猎豹浏览器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糖史文化
云南百年蔗糖产业概况
来源:云南省档案馆社会利用服务处 发布时间:2017-10-25

民国时期云南糖业

云南种蔗历史悠久,虽然道光咸丰年间大量种植鸦片挤占甘蔗种植,以及滇越铁路开通后外国糖业冲击云南市场,云南蔗糖生产一度萎靡,但辛亥革命后,云南蔗糖产量又逐渐增加,到抗战时期云南产糖量已位居全国第二

民国时期云南全省有32个县种植甘蔗,种植面积约14.7万亩,蔗区主要有:迤东的金沙江下游沿岸一带,迤南的泸江巴盘江河底江一带,迤西的金沙江上游沿岸及潞江澜沧江一带

民国时期云南榨糖主要由蔗农在甘蔗地边设立糖房进行土法加工,糖房主要是半农性质,纯粹由商人经营的糖房极少,半农性质的糖房生产的主要产品有半斤左右的红糖(又称合子糖碗儿糖)和白糖冰糖由商家收购白糖制造电力机器制糖厂只有昆明市志友和孔信记两家,使用红糖为原料,出品砂糖和白方糖,含糖量在97%左右到建国前,全省有9家初具规模制糖厂,年产红糖16000吨,白糖880吨,冰糖200吨,还有3000余个糖房小规模制糖

民国时期云南糖以省内销售为主,约占全年产糖的四分之三,内销糖主要集散于迤南的婆兮(今华宁盘溪)开远蒙自及呈贡宜良等分销地;迤西有下关祥云鹤庆云县腾冲;迤东有昭通会泽外销糖在迤南蔗区以弥勒竹园白糖为主,主要销往贵州,远至湖南长沙,每年约200万斤,广南富宁有少数糖运往贵州桂林河口越南;迤西蔗区主要经腾冲输入缅甸,每年约300万斤

建国后云南蔗糖发展的几个转折点

1.从“吃不饱”到“吃不了”

建国后的30余年间,云南每年需要从外省调入食糖1952年,在政府的引导下,一部分有经验的蔗农成为专职制糖师傅或制糖工人1956年,甘蔗种植面积19万亩,人均消费食糖1.66公斤糖坊工人实行工分制,国家还给增产的糖坊主给予奖金,并统一红糖的制作规格,由国家实行等级定价收购1958年,人民公社化后,蔗农成为社员,集体劳作,集体压榨蔗糖1960年云南实行“粮食上山甘蔗下坝”,粮食生产供应紧张,许多蔗农改蔗田为粮田,国家收购粮,奖售棉布针织品1961年,云南省规定城市工矿区每人每月凭票供应红白糖2市斤,节日产妇小孩病人和少数民族地区酌量供应红白糖,昆明每人每月供应普通糕点1市斤,县城节日酌量供应,农村不供应1978年,云南有白糖厂31个,但一半以上均为闲置,全省蔗糖产量多年一直徘徊在10万吨左右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云南省制定“粮糖挂钩吨糖吨粮差价补贴超交加价”的蔗糖发展政策1980年,云南在农村中贯彻“稻谷包产到组,甘蔗包产到劳,联产计酬,超产奖励”的劳动生产责任制的经济政策,同时实行奖售粮食政策,超产部分奖励50%,甘蔗生产大幅度增长八十年代初,云南省加大投入,新建糖厂19个,改建糖厂20个1983年全省有42个糖厂,其中日处理500吨的糖厂有12个,甘蔗种植面积达到87万亩,甘蔗产量278万吨,食糖28万吨,蔗糖产业实现工业总产值15.5亿元,打破食糖产量10万吨徘徊的局面,糖厂由“吃不饱”转为“吃不了”,结束食糖不能自给的历史,并外调8万吨糖支援其他省份

2.进入市场化,发展与困境并存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云南省蔗糖高速发展时期1988年,国家将云南正式列为全国蔗糖生产基地之一九十年代末期,云南开展良种甘蔗示范基地建设,由村委会组织蔗农出土地进行试验种植,制糖企业负责良种甘蔗种植计划的安排和良种的引进,各级农业办公室农技推广站负责技术指导和示范操作,各片区甘蔗工作站负责良种种植任务落实和技术实施,甘蔗辅导员负责本片区良种甘蔗种植生产的各项工作,同时政府投资兴修水利,保障甘蔗用水示范基地的建立,使广大蔗农获得更多的种蔗收入1999年,全省甘蔗种植面积达到420万亩,甘蔗产量1600万吨,89间糖厂(95条生产线),食糖年产量149万吨,农业产值25亿元,工业产值40亿元,财政税收3.5亿元,仅次于广西,位居全国第二蔗糖的发展,不仅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还带动商贸交通运输机械水利科教金融等相关事业和食品工业的发展,维系着糖企4万多名职工的生活,在全省农产品加工业中仅次于卷烟,位居第二

虽然蔗糖产业规模得到迅速扩大,自1992年全国放开食糖市场和价格后,云南的制糖企业却极不适应由于食糖市场供大于求,致使糖价连续几个榨季下滑,云南制糖企业规模偏小,日处理能力在4000吨以上的仅有4个,没有一个日处理能力在10000吨的糖厂,89个糖厂中有三分之一的糖厂负债率达到100%以上,全省糖厂平均负债率达到94.7%,欠农民蔗款达5亿多元片面追求甘蔗种植面积,单产低,甘蔗与其他农作物争地的现象很普遍1998年,云南蔗糖全行业亏损8亿元,95%的糖厂处于亏损状态,1999年亏损达到12亿元,许多企业资不抵债,糖产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八十年代后,云南省蔗糖产量大幅增长,由于资金短缺问题突出,企业流动资金紧张,商业部门按政策规定收购计划内粮食,不能及时给企业兑现白糖价款,造成企业无现金向蔗农支付甘蔗款,只能打“白条”,严重影响蔗农种蔗积极性1987年陇川景坎糖厂,应付甘蔗款324万,实际只支付25万,欠蔗农299万,使蔗农极为不满,在运蔗车上写“糖厂最坏”为此,普朝柱省长批示商业收购白糖必须当日提货,次日付款19981999年榨季为确保不向蔗农打白条,云南省政府下发《关于做好当前甘蔗收购资金兑付加强食糖销售问题的紧急通知》,要求各企业加强销售,落实甘蔗收购资金,银行贷款70%,企业自筹30%,对收购资金实行封闭运行,专款专用

3.蔗糖产业深化改革三部曲

为扭转蔗糖行业的被动局面,2000年省政府下发《关于蔗糖产业发展若干意见》,提出在“控制面积稳定总量提高质量调整结构”的原则下,努力实现蔗糖产业三年扭亏脱困的目标采取严控面积,稳定产量,试行蔗糖联动,蔗糖按质论价;加快技术进步,抓好“第一车间”;提高蔗糖深精加工,强化综合利用;加快重组和结构调整,提高市场竞争能力和技术创新能力;减轻企业负担,暂停收费;推行“企业﹢蔗农﹢基地”的生产经营方式;确立以市场导向为中心的营销观念,强化企业营销和市场开拓工作;树立品牌意识,提高企业的知名度;加强市场管理,制止竞相降价,落实蔗糖自律价等改革措施2002年,云南省有蔗糖企业85家,日加工蔗糖14万吨,工业总产值40亿,资产总额达76亿,产糖127.8万吨,占全国食糖产量的20.7%,实现利税总额10.01亿元,实现利润4.88亿元

2002年,省政府下发《关于进一步巩固提高云南省蔗糖业的意见》,提出以“市场牵龙头,龙头带基地,基地连农户,科农一体化,产销一条龙”的运营机制;采取健全的蔗糖产业管理体制,做大做强龙头企业,进一步深化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积极稳妥推进糖业结构调整,加强企业发展战略研究,优化资源配置,降低成本,强化市场营销,蔗糖收购实行按质论价,加强科技进步与创新,促进蔗糖工业的技术改造,减轻企业赋税等系列措施;实现蔗糖产业化经营,保持全国第二产糖省地位,年产180万吨的目标2003年,全省甘蔗种植面积400万亩,甘蔗日加工能力14.25万吨,甘蔗产量1600万吨,产糖190万吨,产量占全国18%,有74户制糖企业,87条生产线,资产总额76亿元,实现工业总产值50亿元,利税5亿元但甘蔗品种老化种植技术落后制糖企业缺乏稳定的原料供应规模小负债高成本居高不下亏损严重缺乏资金投入税负过重等情况依然突出

2003年省政府于第七次常务会议上讨论《云南省糖业整合总体方案》,提出实施资源整合,给企业发展注入活力,调整组织结构,打造龙头企业的改革政策将“建破”作为改革核心内容“建”是指引进外来资本,对蔗糖主要产区企业进行收购控股,组建跨地区制糖能力百万吨的龙头企业集团“租”是指重组后的糖业集团或其他区域性集团对长期负债,无法改善经营的企业实行租赁经营“破”是指关闭一批破产企业和丧失生存能力的企业同时,采取良种良法规模种植;降低税负,停止征收甘蔗农业特产税和农业税,减轻企业债务负担,促进企业发展;将省级财政借款转化为股份,实行“债转股”,增强企业市场竞争能力同年,省政府批复同意《云南省糖业整合总体方案》,形成以英茂糖业集团为龙头的云南蔗糖企业;关闭20家资不抵债无法维持的企业,掀起云南糖业资源整合的浪潮经过近10年的改革和整合,2012年,全省拥有21家制糖企业,机制白糖生产线87条,甘蔗种植面积480万亩,甘蔗入榨1600万吨,产糖201万吨,生产酒精11万吨英茂糖业南华糖业力量生物凤庆糖业康丰糖业永德糖业等六大糖业集团,共产糖156.75万余吨,占全省产糖量的78%

甘蔗———替代种植的拳头产品

1.替代种植的优势产业

相对全国其他省区而言,云南的蔗糖产业还有着特殊使命,肩负着实施境外罂粟替代种植的重任九十年代,联合国禁毒署对罂粟种植地区实施全面禁种后,亟待解决烟农的生产生活问题1992年,中国缅甸和联合国禁毒署在缅甸仰光签署《中国缅甸联合国禁毒署三方禁毒合作项目》,确定通过技术援助农业支援等方式帮助缅甸老挝北部传统罂粟种植地区开展替代发展工作同时云南省政府也出台关于“标本兼治结合,立足治本;堵源截流结合,立足堵源”的禁毒措施云南边境各地州启动境外罂粟替代种植,并以此为龙头带动当地交通水利能源加工和贸易业的发展

缅北地区和老挝北部地区是紧邻中国的传统罂粟种植区,同时这里也具备甘蔗生产的自然地理条件,土地资源丰富,适宜种植甘蔗的土地有50多万亩长期以来,罂粟种植在这一地区经久不衰,罂粟种植管理粗放,投入少,生长周期短,收入高,烟农放弃罂粟产业难以生存而甘蔗的生产特性非常适合替代罂粟种植,甘蔗适宜粗放种植,而且当年种植当年见效,有宿根性特点,种一次可以砍四五季,既“吹糠见米”,又可以连续收益,每亩可收入600-1000元,相当于种罂粟的收益,符合境外生产力发展水平同时,云南省边境一线有较强的蔗糖工业基础,能满足境外甘蔗加工的需要,因此,甘蔗成为云南省跨境罂粟替代种植的“拳头产品”

2.替代种植的“镇康模式”

1996年中国镇康县与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县政府首次签订《中国镇康县与缅甸果敢县关于联合开发果敢3万亩荒地种植甘蔗协议》果敢县城老街距南伞口岸9公里,距镇康南伞糖厂12公里镇康县组建甘蔗种植指挥部老街办事处,长期派驻33名农务员和辅导员,当年镇康县在果敢示范种植甘蔗2412亩,每亩境外甘蔗年收入700元,纯利润78.5元,而种1亩罂粟纯利润仅60元,果敢边民相信种植甘蔗“搞得吃”1997年甘蔗种植面积猛增到18307亩,1998年种植面积达30167亩,入榨10万吨,收入1750多万元

2002年镇康与果敢实施第二轮替代种植2005年又与缅甸掸邦第一特区签订实施5万亩优蔗园替代罂粟种植协议2006年镇康境外甘蔗种植面积达到61337亩,种蔗户达2970户2007年南伞糖厂并入洋浦南华糖业集团,该集团继续实施替代种植2010年,镇康境外甘蔗种植面积发展到11.2万亩,种蔗户增加到5581户,南伞糖厂境外入榨甘蔗38万吨,蔗款1.5亿人民币同时蔗区的交通条件得到改善,一批民生工程也投入使用:如兴办学校,架设电线,解决当时居民的生活用电,甘蔗收入成为缅甸果敢地区边民最重要的经济来源和生活保障,缅甸掸邦果敢自治区一名政府官员说,中国援助果敢地区最成功的替代种植项目就是甘蔗产业项目同时镇康施行的替代种植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联合国副秘书长兼联合国禁毒署执行主任阿拉齐先生称镇康县甘蔗替代罂粟种植为“镇康模式”,并将这一境外罂粟替代种植先进典型经验在联合国宣传截至2010年,在缅甸老挝替代罂粟种植甘蔗已达到16.8万亩,进口甘蔗糖料68万吨

新记录下的老困局

2012/13年榨季,云南甘蔗种植面积达到496万亩,糖产量近224万吨,创下历史新高,但全省糖业却再次面临全行业亏损的困局当前,云南蔗糖产业主要面临三个方面周期性发生的老问题:一是高成本低利润云南蔗糖产业成本逐年增加,在蔗糖主产地德宏,每吨糖原料的地边收购价已达4000余元,占制糖企业成本的70%,在其他高效益农作物的挤压下,甘蔗种植逐步退至半山腰旱地,单产低,砍伐劳动力和原料运输成本节节攀升燃料和工资不断上涨,制糖企业成本呈刚性增长同时,全球食糖市场在经历连续性减产周期后,转入增产周期,国际糖价大幅下跌,从2010年8700元/吨降到4350元/吨受进口糖的冲击,国内糖价大幅下跌,从2011年的7700元/吨跌至目前的5250元/吨高成本低糖价给云南蔗糖行业带来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二是开榨晚输出难由于气候地理原因,云南的甘蔗开榨时间晚于其他产糖省份,以公路和铁路为主的运输方式造成物流成本高,运输困难,进一步削弱了云南食糖的竞争力;三是链条短产品单云南蔗糖下游产业发展滞后,目前基本处于“白糖﹢酒精”的产品结构和生产模式,蔗糖精深加工不足,综合利用不够,产业链短,生物产业的效能没有得到充分发掘,导致糖业抗风险能力低

针对糖业目前的困境,有关专家和学者提出以下建议:一是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扶持产业发展加大对蔗糖产业的投入扶持,设立专项扶持基金国家应出台种植甘蔗的直补政策和改善甘蔗种植的土地水利种子机械化等方面的政策扶持,进一步调动蔗农种蔗的积极性,支持蔗糖龙头企业的发展继续加大蔗糖产业项目申报力度和立项支持,提升蔗糖产业集约化规模化水平,提升行业的综合竞争力;二是立足“第一车间”,压缩蔗糖产业成本良田良种良法”为核心,建立优质高效的甘蔗生产基地加强旱区水利建设改善蔗区道路交通依靠科技研究推广甘蔗旱坡地高产糖良种及旱地栽培技术实现糖料种植的规模化集约化科技化以及高产良种和机械化耕种收割等种植方式,提高生产效率;三是强化精深加工和综合利用,提高综合效益制糖企业应由单一的“糖酒”模式向纸浆有机肥木糖醇药用酵母燃料乙醇等方面延伸可开发无硫高附加值的咖啡专用蔗糖速溶糖医药糖有机糖等新品,加强对蔗渣糖蜜滤泥酒精废液的综合开发利用

分享:
首页 顶部